行家|修哲:生活美学何以收藏?

2013年中国嘉德20周年关于中国传统文房的专题坚定了我选择“生活美学”的道路,虽说文房是传统文化的一叶小舟,有境无径,从事古代文房收藏这条路能够为传统文化做出一些以己之力的推动力量,并且对于一些怀才不遇却有着浓厚理想的艺术家文人提供更多的选择平台。

我一直相信《法华经》中的一句话:以一灯传诸灯,终至万灯皆明。希望我们的传统艺术能有更广阔的未来,能被更多的人欣赏。

从2015年开始,我更多收藏的是非传统藏品。文人那种雅致的东西,对于我来说确实有点腻了,开始喜欢那种自然的东西。比如,在山东临沂我买了一个顶门棍。这种柏树叫黄柏,皮壳里有糖分,就被虫子嗑掉了,剩下的部分经过收缩,属于千年不腐的东西。这种东西与文人定制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接下来我还会再做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就是一个人的名片、一个人的道场。有时候我们说很多话,与其慢慢介入,不如身临其境。比如畏研吾这些设计师,它很简单,为什么没有其他人去做呢?这跟文化积淀以及专业有关。

现在大家都有存款,会有一些精神上或者知识上的需求。几千块钱的东西还是买得起的,小几万的东西半年或者一年买上一件,收藏体系就能慢慢建立起来。

好多东西就是在旧城改造出现的,从2000年开始的10年有大量的老房子被拆除,大批古代的东西进入市场。现在改造结束了,楼房盖起来了,农村公路通了,这些好东西也就没有了。按照我们行家的话来说就是铲地皮捡漏的时代终结了。

从2010年到今年,就指着海外回流的藏品。可是,海外能有多少好东西回来呢。我参加山东地方的收藏家协会时全国大概有30万收藏大军,到现在有8000万的从业者、藏家和机构。

今年疫情期间大家出不去国,国外的东西也回不来。人与人交流少了,对网络的依赖就把终端低端的艺术品消费掉了。疫情对我们这个板块的影响或许有,不过在这期间古钱币翻了好多倍逆流而上。

南方地区从2018年以后,在美学空间需求上有超越北方的趋势。北京的场地毕竟局限,另外就是生态环境问题。南方依山傍水,很多园林,拿来进行空间改造比较容易,北方大气磅礴的气质一般人还真的拿捏不住。

有史料价值的东西为什么很多都比不上近现代作品的价格?收藏不是水深,而是世界观的建立,收藏体系的建立,不一定有经济价值,或者兼顾学术价值。

虽然目前来看骨雕没有什么经济价值,但是符合我所说的艺术价值。越高古的东西,反而就越具有当代性。这些收藏品其实就是为了我未来的创作而准备。国内各大博物馆目前还没有这个门类,如果以后有国家需要,也可以进行捐赠。

这两个体系目前是我比较重要的收藏门类。其他的收藏品有一些别致、苍劲的东西。在2014年之后,我作为古器物设计师的这么一个title,去做“器用为上”设计类的东西。这些都是残了的老物件。我把它们进行梳理,通过自己对现代语言的介入,做一些可观可赏可以使用的艺术品。去年一整年的两个展览,主要是围绕这个主题。

我们以前去那些二三线城市买古玩,很便宜,而现在就很贵,价格甚至超过一线城市。目前,古玩市场鱼龙混杂。如果是不贪小便宜的人,只会偶尔买到假东西,不会一直买到假东西。当然国宝帮除外。现在的拍卖市场也处于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

这本书已经不仅仅是古董上面的“色”,还有当代艺术的“色”,包括摄影都可以,都符合“好色之图”这个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