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记揭秘明星“耍大牌” 徐静蕾杨幂被评敬业

近日,有记者爆出谢娜在参加活动时迟到、耍大牌,“在活动现场等了1个多小时未见谢娜踪影,而谢娜出现后并不是直奔现场,而是在后台和男主持聊天”。随后,谢娜通过微博公开回应,解释了自己并不是耍大牌,而是因为航班延误的关系,“其实媒体和艺人本就该互相理解互相尊重。”

在微博中,谢娜以“与人为善,才会快乐”送给“正在学传媒或想成为记者的同学们”,但目前那些“正在当娱乐记者”的我们也希望把这句话也送给所有的明星。事实上,媒体和艺人本就该互相理解、互相尊重,这话没有错,但在娱乐圈,还是有那么一些明星只把最好的A面送给粉丝,而把黑脸B面留给媒体,这就有违“互相理解、互相尊重”的含义。

(记者 苏蕾 周昭 莫斯其格)有人说娱乐记者是一个让偶像幻灭的职业,能近距离接触明星的娱记,时不时会因为突然看到明星不太为人知的另一面而对TA的印象180度大逆转。

10月,苏打绿到广州为演唱会做宣传,约了本报做专访,时间敲定为上午11时。前一天下午,演出公司与记者再三确认不要迟到;当天上午,有关工作人员10:45开始电话追问记者“到哪里”了,记者提前5分钟到达酒店,被工作人员告知苏打绿正在化妆。11:25,记者打电话给工作人员希望苏打绿尽快出现,因为苏打绿当天中午还必须准时参加电台节目。工作人员答复“在等电梯”。11:35,记者再次致电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是“上电梯了”。11:50,该工作人员已不接电线,另一名工作人员到达现场,说苏打绿知道上午有专访,但迄今都联系不上,而这样的状况并不是艺人的错……11月5日广州演唱会现场,吴青峰否认耍大牌,称只是喜欢睡懒觉。

今年5月,陈冠希到广州出席某品牌活动。活动原定采访时间是中午12时,结果直到下午1时15分,陈冠希才出现。被问为什么迟到1小时,陈冠希回答:“我没迟到,我12点半就到了,我的同伴找不到地方迟到了,我也坐在那儿等了他20分钟,你们比我多等了一下而已。我觉得你这个问题很好笑。”

在今年的上海电视节上,TWINS宣传新剧《欢乐元帅》。发布会刚开始时气氛还比较融洽,但当有记者提问“阿娇是不是很需要别人的爱”时,阿娇顿时花容失色,而剧组也显得非常紧张,现场主持人也大声请记者必须问跟新剧有关的问题。记者紧接着问:“张柏芝和陈冠希相逢一笑泯恩仇了,那你将来遇到陈冠希的时候,有没有可能和好?”此时,阿娇脸色更加难看,坐在台上的一众主创开始“指责”记者,称所有私人问题一概不予回答。主办方匆匆宣布发布会结束。

为防止记者跟着阿娇追问上述问题,剧组方要求在所有演员离开后,媒体才能离开,并把所有记者困在发布会现场,而让演员从特殊通道离开。

发布会结束后,等了接近半个小时,周海媚才补完妆出来。采访中,记者问她某著名网站近期刊登了她与地产经纪见面的八卦,她当即变脸:“这都是媒体乱写的,难道你不知道我早就在北京定居了吗?”记者解释说:“不是,只是想问您最近是否又有在北京置业的计划……”周海媚非常不耐烦地打断说:“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是地产经纪?人家写什么你就相信什么啊?”记者答:“没有说人家写什么就相信什么,就是因为不知道人家写得对不对才向你求证……”周海媚随即不悦地看向经纪人,不等记者解释,已迅速站起来离开。

因为冯小刚的《一九四二》首次举行新闻发布会,全国各地多家媒体纷纷赶飞北京。发布会是怎样的呢?在看完现场展出的图片之后,导演冯小刚召集了部分演员亮相,前后不超过15分钟,其中还有一半的时间在发牢骚,指责现场媒体秩序不好,素质不好,听他讲话时不够安静。随后,投资方宣布发布会结束。

今年上海电影节,参加电影《肩上蝶》宣传的梁咏琪带了6名随行人员,成为全剧组排场最大的明星。这6名随行人员包括经纪人、执行经纪人、化妆师、摄影师和两个助理。前呼后拥,非常壮观。

讲排场的不只梁咏琪一个,近期宋丹丹就在微博不点名批评某些明星,“有年轻演员拍戏带好几个助理,真佩服这股不怕麻烦的劲儿。替TA算一下,这一群人都干吗,实在派不出活儿。每顿你家拿走剧组好几份盒饭,好意思吗?”

费玉清超准时,蔡琴很敬业,张学友答应的电话采访时间绝不“缩水”……何润东、仔仔、何晟铭以及徐静蕾、韩雪,TA的某一面也会让娱记们如沐春风。其实,牌真的不是耍出来的,“半瓶醋”只会让人心生反感。

当天,老徐脚踩超高细跟鞋亮相,参加完半小时的活动,接受了半小时的电视采访,紧接着又是半小时的平面采访,全程有问必答,态度很好。自己坐着、老徐站着,记者们都有点不好意思。有记者建议她也坐下,彼此轻松一些。而在以往记者所经历的几次现场采访中,徐静蕾都不曾有过“黑脸”或“发飙”的情况,即便是被问到私人感情。

昔日的综艺天后方芳在圈内威望很高,罗志祥、言承旭都是她的学生。因为她很守时,所以,只要有她在的剧组,导演会提前跟所有人打招呼“不要迟到”。当天下午,由于飞机晚点,她和《这一夜,WOMEN说相声》的另一位演员戴芸忆从机场直接赶到采访室,连行李都没放回房间,也没说要喝口水、休息一下。

在《宫》最火的时候,本报记者分别致电杨幂、冯绍峰的经纪人,希望电话采访他们。两位经纪人均表示,艺人正在参加湖南卫视某节目的彩排,“彩排间隙给你回电话”。当日,杨幂、冯绍峰的助理几乎同时给记者打来电话,一开口就是“刚才在彩排,现在我们在休息”。面对记者关于《宫》、关于绯闻、关于身价等问题,杨幂、冯绍峰也是有问必答。

去年2月,浙版《西游记》亮相荧屏,记者联系饰演白骨精的韩雪电话采访,被告之她在国外度假。记者于是给她手机发了短信,几个小时后竟然收到回复,与记者约电线小时的国际长途(韩雪致电记者)中,韩雪耐心十足,结束时还告诉记者有需要补充的就给她发短信。记者经历的电话采访,同样准时、耐心的,还有梅婷、何晟铭、刘蓓、陆毅、吴秀波、何润东等。

作为华语音乐“教父”级人物,作为一代愤怒青年的典范,罗大佑其实比很多半红不黑的年轻歌手要亲和许多,不会要求先看提纲,过滤掉所谓的“敏感”问题,以及事先准备好“答案”。今年到广州为个人演唱会做宣传,他的回答机智风趣,不时引发阵阵笑声。即便被问到女友、婚姻、孩子这么“忌讳”的话题,罗大佑也不失幽默诚恳:“我以前也是不想生的心态。这几年定了下来,心态也静下了。”至于年纪大了要孩子是否有难度,他也笑着回答:“这种事当然还是尽自己最大努力,真不行,再借助高科技!”

主持人介绍郭富城时称他是“表演艺术家”,台下记者爆发哄笑。在提问环节,更有记者很直接问郭富城对于被称呼为表演艺术家有何看法。当时,郭富城拿起话筒的第一句话竟是:“我的确是个艺术家啊!”台下再次哗然。面对媒体明显不怀好意的嘘声,郭富城保持微笑,接着说:“我认为只要热爱自己事业并有热情的人,都可以被称为‘艺术家’。我热爱我的创作精神,我不觉得我有错。”

电话接通后,记者问:“听你声音很哑,还咳嗽,怎么了呀?”仔仔答:“没事,感冒而已。”记者:“不舒服还接受采访呀……”仔仔:“没有办法啊,这个剧组不放人,又不能跟大家说我要去帮另一个组宣传,也不管这边花了多少钱搭场景,有多少人在等我就走。所以只能拍戏的间隙聊一下《与时尚同居》咯。毕竟,这部戏也是大家花费了很多心血的。”